回到頂部

芝麻哥哥劉洋:芝麻的世界不一樣

CCTV節目官網-CCTV-14 芝麻開門 中國電視報2016年01月24日 13:48 A-A+

錄製現場雙手被磷燒傷送到醫院急診,與鱷魚面對面觀察它的眼淚差點兒被咬,從鴕鳥窩取“寶石”險些被攻擊……很難想像,這是一個少兒節目主持人經常要面臨的狀況。鏡頭前帶着小朋友們探索科學奧祕的芝麻戴着誇張的大眼鏡框,頂着醒目的爆炸頭,是一個有點神經質的“科學怪人”。而卸下裝扮、坐在記者對面的劉洋則是一個時尚、帥氣的大男孩,他主持中央電視台《芝麻開門》至今已經10餘年。

芝麻哥哥 劉洋

芝麻哥哥 劉洋

愛學習的“小鬧鈴”

20多年前,在陝西省西安市的一個居民樓裏,每天早上、中午、晚上都能按時傳出一個小男孩的歌聲。鄰居們笑稱午休都不用定鬧鈴,聽着他的歌聲就知道該起牀上班了。原來,每天上下學,劉洋都會一路唱着歌,而且聲音大到能讓整棟居民樓的人都聽見,於是他便成了大家口中的“小鬧鈴”,這也是他快樂童年中很重要的記憶之一。“那時候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那麼開心,鄰居們經常問我爸媽,為什麼很多孩子不愛上學,而我卻每天都能高高興興地唱着歌上下學。每當這個時候,爸媽就笑得合不攏嘴。”

究其原因,劉洋覺得自己是真的愛學習。“我特別喜歡讀書,我的姥爺是醫生,他家有各種各樣的書,我經常去他家看書。”劉洋説,還記得自己9歲那年,親人們都去姥姥家過年,他帶着表妹去池塘撈魚,結果表妹不小心掉進水裏,闖了禍的他被媽媽關進姥爺的書房裏“關禁閉”。無聊時看到書桌上有一本《上下五千年》,就拿起來看,沒想到一翻開就被其中的內容深深吸引住了,竟看得廢寢忘食。“後來我還把那本書帶回家看,直到看完。從此我便迷上了歷史類書籍,對天文地理知識也特別感興趣。很小的時候就把《春秋》、《戰國策》等很多書都讀完了。”

一夜之間長大了

“飛雪連天射白鹿,笑書神俠倚碧鴛。”除了正史書籍,金庸的武俠小説也陪伴劉洋度過了他的初中時光,當時姥爺家有金庸的小説集,劉洋就跟姥爺借了帶回家。爸爸媽媽怕影響他學習不讓看,他就把小説藏在暖氣後面,每天完成作業之後偷偷拿出來看一會兒。金庸的這些小説也讓劉洋從小就有了“俠義”氣概,“後來主持《芝麻開門》,做科學實驗時經常要面對一些突發狀況,有時候還要近距離接觸一些可怕的動物,這時候自然就會想起武俠小説裏的‘大俠’,於是我就帶着小朋友們勇敢向前了。”劉洋從讀書中獲取了很多樂趣,但高中時期的經歷,讓他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變。

“我媽媽在我初三的時候得了癌症,不到3年就去世了。甚至我們一家人還沒有一起出去旅行過,這也成了我一生中最大的遺憾。”劉洋説,最初只知道媽媽身體不好,並不知道是什麼病,當他看到化驗單的時候,整個人都被抽空了。從那時候起,頑皮好動、為看小説偶爾耍些小聰明的劉洋似乎一夜之間長大了。他跟爸爸一起,幫媽媽做飯、送飯、洗便盆、陪媽媽上廁所……這些都成了他倍加珍惜的事情,因為他知道,跟媽媽在一起的時光太有限了。直到高三第一學期快結束時,劉洋從醫生那裏得知媽媽身上的癌細胞已經擴散,看着片子上密密麻麻的黑點,劉洋感受到了媽媽的疼痛。幾天前媽媽已經不太清醒,偶爾清醒就會問劉洋考完試了沒,劉洋一直説沒考完,他知道媽媽一直在硬撐着等他考完試。那一天,媽媽再次問他的時候,他跟媽媽説:“考完了,您放心吧。”3天后,媽媽就去世了。

“老太太”唱RAP笑翻全場

高考結束後,劉洋收到了北京第二外國語大學的錄取通知書。“我的成長經歷跟一般的孩子不太一樣,但痛徹心扉之後,我更加珍惜跟家人、尤其是跟長輩們在一起的時光。”懂事的劉洋知道媽媽的病逝對這個家意味着什麼,為了給爸爸減輕一些負擔,他在大學裏做過導遊、英語家教等多份兼職,甚至放棄了出國留學的機會。但他從來沒改變開朗樂觀的性格,擔任話劇社社長的他總是在彙報演出中壓軸出場,給大家帶來歡笑。

大四的時候,一次偶然的機會, 他在電視上看到中央電視台招聘少兒節目主持人的消息,他決定試一試。可當他興沖沖地打通電話時,卻被告知北京的報名已經結束,要參加只能去杭州了。得到此消息後,他先給爸爸打了一通電話,得到爸爸支持後,當即買了一張火車票,直奔杭州。“記得當時身上穿的衣服都是跟同學們借的,穿了一身自認為很時髦的牛仔服去了杭州。”劉洋説,他拿到筆試卷子的那一刻就樂了,考試內容除了英語和作文,還有百科知識。這對於從小就愛看各種書籍的他太不成問題了。而面試的時候,主考官竟然是鞠萍姐姐,他覺得能走到這一步,即使不能入選也值了。所以他出奇地放鬆,還模仿老太太唱了一段RAP,沒想到考官們笑得前仰後合,他突然就覺得“有門了”!後來,他果然順利進入了決賽。“決賽之後的一天,我在學校上晚自習,突然接到一個電話,説讓我去主持《芝麻開門》,我特別驚喜。”

小朋友成了鐵哥們兒

在主持《芝麻開門》的10餘年間,劉洋也有了新的變化。他身邊的搭檔由大人變成了小孩,2005年他的裝扮多了一副大眼鏡框。2006年在他出演的情景劇《瘋狂的禮物》中,因為芝麻博士的爆炸頭形象深入人心,所以之後他一直都帶着假髮主持。而當年參加節目的一些小朋友也變成了劉洋的“大朋友”,甚至還與他成了鐵哥們兒。“有一個孩子,2005年我們一起拍攝了恐龍迷系列情景劇,那時候他才12歲,拍攝的時候一定要爸爸跟在身邊,不能離開半步。到2006年拍《瘋狂的禮物》時他就很獨立了,當時別的小演員哭,他還勸過別人。有一天,我突然發現他也哭了,我就問他為什麼,他説他的台詞很好,可他扮演的酋長一句台詞也沒有,他不知道該怎麼演。我當時一聽,特別能理解他的委屈,因為在以前的拍攝中,他記台詞比我都快。我想了想跟他説,越是沒有台詞,表演越有難度,讓他演這個沒有台詞的角色正是對他的信任,如果能演好,以後有台詞的角色就更沒有問題了!”劉洋説,他沒想到自己的幾句話竟然讓這個小男孩破涕為笑,重拾信心,順利完成了拍攝,兩人也因此成了好朋友。“這些年我們經常聯繫,21歲的他已經由當年的小孩變成了大人,2014年在朋友的婚禮上,我主持,他做DJ,我們配合得可默契了。”

劉洋感慨,他在《芝麻開門》收穫的東西太多了,“我能夠帶着孩子們去探索未知的世界,而很多知識其實是包括我在內的很多成年人都不瞭解的,這個過程也是我學習和充實自己的過程。所以,我真的很愛自己的工作,也愛《藝麻開門》。”

希望芝麻成為一個經典形象

作為專門針對小學生的少兒科普節目,《芝麻開門》有着獨特的定位,而作為《芝麻開門》當家主持人的芝麻,也成為那些愛好科學小朋友的偶像,但見過芝麻的小朋友都知道,他可是一個沒脾氣的科學怪博士。“我經常被小朋友們整,揪頭髮是常事,因為孩子們都很奇怪我的頭髮是不是真的。有一次,節目中有一個胖胖的小女孩笑着對我説‘芝麻哥哥,我很喜歡你呦!’後來大家一起跳舞的時候,她一直拉着我踩在我的腳上跳。”劉洋笑着説,無奈中透着些許自豪,看得出他對孩子們的喜愛,甚至可以説有點“溺愛”。“還有一次差點兒出了事故,那期節目中的實驗是把磷放在魚肚子裏,經過摩擦可以自燃冒出白煙。結果有幾個孩子跟我開玩笑,讓我伸出手,磷在我手上摩擦自燃了,當時手就被燒傷了。節目組的同事趕快把我送到了醫院,幸好沒大事。”

“其實我希望芝麻是一個超脱於現實世界的人,他是一個沒有性別、沒有年齡、甚至不屬於人類的一個存在於異時空的科學博士。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把芝麻塑造成一個像唐老鴨、米老鼠一樣的經典形象。”劉洋説,其實他平時把芝麻和自己分得很清楚,是兩個不同的角色。而芝麻的重要性顯然大於自己。“平時我逛街買衣服都是帶化妝師一起,看到衣服會先問這件衣服芝麻穿行不行。大家可以看到,芝麻是不帶任何首飾的,他的衣服也基本都是純色或者大的色塊,在他身上不會有一點兒不適合小朋友的東西出現。”劉洋笑着説,如果某件衣服某雙鞋,既適合芝麻,又適合自己,那麼他會先給芝麻穿,也就是先在節目錄像時候穿,芝麻穿舊了才是他的。

後記

劉洋至今已經出了兩套書,《科學真好玩》和《芝麻大問號》。他説希望以孩子的視角,把自己這些年從節目中收穫的知識進行梳理,然後再回饋給孩子們,“先引發他們的興趣,再與他們一起探索科學世界的奧祕。”而談到未來,劉洋希望繼續做一個簡單、快樂、踏實又有目標的人,“我希望自己一步一個腳印地走下去,如果走得不好,我寧願原地踏步,這樣回頭看自己走過的路,每一步都有深刻印跡。” 

860010-1122022400
1 1 1